俄乌冲突:美国制造“可控混乱”的典型案例

【特别关注俄乌局势学者谈】

美国作为孤悬于欧亚大陆之外的大国,其在欧亚大陆的基本战略就是“分而治之”。为此,美〖mei〗国的基本政策就是利用自身能力在全球制造“可控混乱”,摧毁当地 di[独立自主的基础,使欧亚大陆始终存在“溃疡面”,由此不断从中渔利。

尤其近年来,随着金融资本在美国政治中影响力增大,美国对外政策的好战性日趋凸显。俄乌冲突就是典型案例。表面看,俄乌冲突是俄罗斯主动出兵乌克兰,但实则是美国推动北约持续东扩、离间欧俄关系的必然结果。这场冲突爆发后,美国想方设法延长俄乌冲突的持续时间,借以浑水摸鱼。

经济金融化趋势使美国更加好战

战争总是与攫取财富密不可分。在不同历史时期,由〖you〗于社会生产方式的根本性差异,“会下金蛋的鸡”即财富来源的含义迥然不同,由此霸权国家遵循【xun】的权力逻辑也迥然不同。

在农耕和游牧文明时代,最大限度地兼并领土、掠夺人口、扩大地理空间是关键。近代以来,工业资本主义大行其道,尤其是英法等欧洲工业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崛起,极大改变了国际权力体系对财富的界定和获取方式。这一时期,发展和壮大制造业成为国家获取财富的关键。欧洲工业国的要务,就是尽可能打开和扩大别国市场,获取稳定的原料供应,为此它们竭力倡导自由贸易。只有在推进自由贸易受阻后,西方大国才会诉诸战争,以便将那些“化外之邦”纳入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

美国曾长期占据 ju[世界第一大制造业大国地位。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已日趋从工业资本主义转向金融资本主义。1960年至2017年间,美国金融业占GDP比重从14%增加到21%,而制造业占比则从27%下降到11%。与此同时,金融业的利润从17%增加到30%,制造业的利润则从49%降至17%,缩减了三《san》分之二。1973年至2000年间,美国劳动生产率(即每小时GDP)年平均增〖zeng〗速不到1%,而这仅仅是19世纪均值的三分之一。另有统计表明,1947年至2012年间,美国GDP增长了63倍,其中制造业增长了30倍,金融业增长了212倍。金融资本在国家政治和经济生活中日趋占据主导地位。

工业资本建立在社会化〖hua〗大生产基础之上,可以增加社会财富总量,吸纳大量就业,而且工业资本获利要经历原料采购(gou)、加工生产、产品销售等诸多环节。因此,其同样需要和平稳定的外部(bu)环境,只有资本扩张受阻才会动用武力。相反,金融资本获利 li[从一开始就脱离了实体(ti)经济环节,主要通过“贱买贵卖”“低买高卖”实现,经济波动越大,资本价值变动越剧烈,金融资本越有机会浑水摸鱼,通过做多或做空,从中渔利。因此,金融资本比工业资本更喜欢制造动荡,通过战争等破坏性手 shou[段攫取超额利润。

“可控混乱”:金融资本时代的战争新方式

金融资本过度膨胀,意味着由实体经济创造的利润,要由无处不在的资本来主导分配,平均利润率由此被金融泡沫急剧摊薄,乃至趋近于零。可以说,金融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虚胖和浮肿”的表现,也是国家走下坡路、资本主义“进入秋天”的征兆。在此背景下,金融资本谋利主要借助两大方式:一种方式是层出不穷的金融炒作和金融衍生品,由此日渐演变为“空手套白狼”的“赌场资本主义”;另一种方式,就是通过“制造灾难”实现国家间财富再分配。这种靠制造灾难掠夺财富的生财〖cai〗之道,也被称为“灾难资本主义”,即发战争财、国难财。因此,相比于工业资本,金融资本更喜欢制造战乱。

与此同时,美国“债务经济”恶性膨胀,也使其热衷于在世界各地制造战乱。美国在二战期间就有公共债务,但「dan」债务数额随着时间推移而急速(su)增加。1945年美国公共债务只有2580亿美元,到2020年初美国债务总量已超过23万亿美元。美国每年仅支付的公共债务利息就超过2700亿美元。到2022年2月,美国债务总额突破30万亿美元。

,

免费足球贴士网www.hgbbs.vip)是国内最权威的足球赛事报道、预测平台。免费提供赛事直播,免费足球贴士,免费足球推介,免费专家贴士,免费足球推荐,最专业的足球心水网。

,

美国实现“经济繁荣”,更多是一种“钱生钱”的货币再生产。据美国著名学者安德森维金推算,美国每获得1美元GDP,必须借助5美元以上的新债务。美国要想维系表面经济繁荣,每天至少需要流入20亿美元。而资本天性喜欢“低风险、高收益”的投资场所。换言之,只有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比美国更加动荡与混乱,巨额资本才会乖乖地回流美国,用以支撑美国经济发展繁荣。在此背景下,现在的美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喜欢打仗,其动机甚至不再是工业资本时期的扩大市场、寻找原材料,而是通过制造“可控混乱”,使其他国家或地区陷入动荡,迫使世界资本回流美国。美国这种基于金融霸权的战争逻辑,彻底颠覆了传统国际经济体系的行为逻辑,是一种最反动、最腐朽的霸权主义。

“可控混乱”原属物理学范畴,指一个开放体系中,在“有序”和“混乱”两种状态之间,还存在“秩序失衡”和“可控混乱”的中间状态。20世纪七八十年代,该理论首先被用于企业危机管理,随后被引入国际政治领域。“可控混乱”的核心思想是:美国应利用其通信和全球动员能力,在对象国各领域制造、复制和扩散混乱,摧毁其独立自主的基础,使之陷入混乱,开启转型,借以维护美国的利益和安全。

简而言之,“可控混乱”的理论逻辑是:其一,国际社会本身就是一个混乱体系。其二,一定的政治冲突必然使被攻击的政治体系陷入混乱状态。其三“san”,混乱对美国并非坏事,美应将“混乱”视为机遇,甚至主动制造“混乱”,而不是使对方保持长期稳定。当全球陷入“可控混乱”,美国成为“秩序之岛”,就可以从中获得战略利益。

“可控混乱”为美国颠覆他国政权提供了理论依据。美国知名战略学者布热津斯基、“非暴力战争之父”吉恩夏普等,都十分推崇“可控混乱”概念。目前,该理论日渐受到美国决策层的青睐和推崇,日益从理论探讨进入实操阶段。

总之,在金融资本主义时期,西方大国 guo[策动战争尤其是“混合战争”,重点不再是获得原料、扩大市场,而是制造“可控混乱”。有学者指出,当前美国和北约的战略,已不再是仅仅赢得战争或冲突,而是创造【zao】无休止的混乱,借以控制当地人民、国家及资源。

中东乱局和俄乌冲突是牺牲品

中东地区就是美国制造“可控混乱”的典型牺牲品。冷战结束后 hou[,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一度陷入战略对手迷茫。“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将【jiang】 *** 世界视为主要威胁以及美国塑造国际新秩序的主要突破口。小布什 *** 接受夏兰斯基、刘易斯、亨廷顿等人观点,谋求利用 *** 世界的族群、部落、教派的断层带,重塑 *** 世界,并将该战略称为“创造性混乱”。冷战结束至今,美国及其盟国先后发动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zhan》争、利比亚战争这5场地区战争,看似是为“反恐”和“民主”,实则是服务于垄断资本尤其是金融资本的全球扩张需要。

从更大范围看,根据美方统计,二战结束后的70年当中,美国在中东地区共实施过41次军事行动。每个遭受美国直接或间接军事干涉的国家,都为美国银行(xing)、公司、投资者重新分配财富提供了机会。美方剥夺这些国家的土地、劳动力、市场和宝贵资源,通过制造“可控混乱”,极大削弱了中东国家的发展能力,将其变成美国的资源供应国,以便进行贸易掠夺和攫取财富,进而控制全球的金融、军事和信息资源。而那些遭受军事打击的中东国{guo}家,则日渐丧失自主发展能力,面临无穷无尽的苦难,沦为西方经济体系的附庸。

正在发生的俄乌冲突,同样是美国制造“可控混乱”的典型案例。正如美国国会前众议员加巴德所说,本来只要美国说一句话,保证乌克兰不加入北约,就可以阻止俄乌冲突的爆发,但美国拒绝这样做。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又想方设法延长其持续时间,借以向欧洲和乌克兰兜售武器,并从欧洲扩军计划中大肆获利。曾在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工作26年的富兰克林斯平尼在其博客文章中指出,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五角大楼、K街(华盛顿游说公司聚集地)、军工企业以及整个国会大厦内,都在悄悄地开香槟庆祝。

当前,随着金融资本恶性膨胀,其“灾难资本主义”本性日趋发作,由此导致国际社会越来越不太平。只有世界上所有热爱和平的国家和人民实现大联合,使和平力量超过战争力量,才能最大限度地维护世界和平,防范“可控混『hun』乱”。

(作者:林海虹、田文林,分别系中国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 评论列表:
  •  新2网址大全(www.hg9988.vip)
     发布于 2022-04-30 00:17:22  回复
  • 一名男子(zi)受邀准备前去参加小学同学聚会,为了能够体面一点,他大清早就起来打扮,但是收拾了一上午,也没有让自己满意。文字回味无穷啊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