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九江新闻

收购usdt(www.caibao.it):张伯苓逝世七十周年:“奥运三问”与“爱国三问”再省思

来源:九江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1-02-24 浏览次数:

USDT第三方支付API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张伯苓逝世七十周年:“奥运三问”与“爱国三问”再省思

2021年2月23日,是南开创始人张伯苓(1876.4.5-1951.2.23)逝世七十周年的日子。

天津南开大学张伯苓雕像。

因张伯苓晚年任职国民政府,引发较大争议,在张伯苓逝世的前三十年中,以对照客观的态度评述张伯苓,要面临异常伟大的政治压力。大陆对张伯苓,曾经以冷淡、讳言为主,更一度有“奴化教育”之恶谥;台湾地区亦泛起了服务于政治需要而炮制的伪文献“张校长伯苓晚年遗嘱”。1979年,张伯苓骨灰被妥善埋葬于天津烈士陵园,官方致祭时称之为“爱国教育家”。1981年,梁吉生的长文《爱国的教育家张伯苓》是文革竣事后首篇系统叙述张伯苓头脑的学术专论,为张伯苓研究奠基了基础。历经整整三十年的荆棘,张伯苓才由“盖棺”而渐得研究,而形成“定论”。

七十年后回首,南开学校可以说是张伯苓留下的物质遗产,并已经“私立非私有”地进入到社会领域。那么,作甚张伯苓留下的精神财富?在今天,普通人听到张伯苓这个名字,除了南开创始人,还会想到什么?

张伯苓较少系统性的教育头脑论著,但演讲、言论富有感染力,那时即有较大影响,如张学良(1901-2001)早年就因听了张伯苓“中国不亡,有我”的著名演讲,一时振起爱国激情,直至晚年仍念兹在兹。为今人所熟知的“奥运三问”与“爱国三问”,也是张伯苓似不经意而发,但却流播普遍、内在深刻,值得不停省思——此类言论,与张伯苓终生致力的中学、大学教育理念关系似乎较远,但却展现出这位教育家的另一面向:教育办学虽然是张伯苓生平中最闪光的成就,而在其背后,仍含有革新国民文化教育的深层关切,其历史影响也因之逾越一城一校。某种程度上,南开学校只是张伯苓改良社会的小试验场。张伯苓的头脑遗产,在今天还没有被完全挖掘、解读。

体育的深意:重看“奥运三问”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前,张伯苓最为人熟知的头衔也许是“中国奥运第一人”。

向前再推一百年,张伯苓的一篇演讲揭晓在天津基督教青年会所办的英文刊物《星期报》(Tientsin Young Men,1908.5.23)上,其内容是先容古代奥运会的历史、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现状,还稀奇建议中国应派遣选手加入奥运会,而且力争申奥。这一演讲厥后被凝练为著名的“奥运三问”,即:

中国何时能够派支队伍加入奥运会?

中国何时能够举行奥运会?

在积贫积弱的清季时期,为何要专门考察、推重与民生看上去无甚关系的奥运会?纵览张伯苓一生教育言论、社会行迹,体育的职位着实主要。若论焦点,不外乎“体育救国”与“以体育人”。

作甚“体育救国”?

我们首先须得知道,体育从来不是单纯的竞技,而始终与世界政治、地域分歧亲切纠缠,由体育引发纠纷的历史案例,着实指不胜屈。这在张伯苓的时代更是显著。

张伯苓介入提议的远东运动会(原名远东奥林匹克运动会),宗旨为“协助增进种种经济运动之事业,生长种种竞技运动之组织,并增进运动之兴趣,发扬高尚之精神”,但现实上与东亚政治主权之争始终关系亲切,运动员“各为其国家振发尚武精神” 。如第二届远东运动会(1915.5)在上海举行,那时正逢“二十一条”之争端最剧之时,就读于南开学校、外号“飞毛腿”的郭毓彬(1892-1981)在“八百八十码赛跑”和“一英里赛跑”力挫日本选手(注:相关研究多说战胜日本选手吉子英,然吉子英现实为北京运动员,此说甚非),两夺金牌,这不仅是中国选手首次在国际赛场上夺标,也在那时成为民族精神的一针兴奋剂,时人曰:“锦标竟为著名之大老病国所得,此亦差足自豪者欤” 、“中国人到底不弱,苟能勉力上进,则岂特区区运动可以优胜他国,举凡国力文化亦必有出类拔萃之日” 。郭毓彬凯旋,校友周恩来(1898-1976)稀奇率同砚手持锦旗在校门口迎接,并为郭氏召开庆功大会。这一事迹也被张伯苓在今后演讲中多次提及,称之为“南开精神”。

而著名的“中国出征奥运第一人”刘长春(1909-1983)拒绝代表伪满洲国加入第十届奥运会,此争议之背后与九一八事宜后日本侵华的野心关系亲切。斯时,刘长春愤然回应将以中国运动员身份参赛:“予乃堂堂中华民国之人民,此行自然是代表中国。”(另一说为“苟余之良心尚在,热血尚流,又岂能忘记祖国,而为傀儡伪国做马牛。”)张伯苓获得新闻后,马上联系中国体育组织急电国际奥委会为刘长春报名,由张学良募捐8000银元,资助刘长春前往洛杉矶,此为今人所熟知之故实。而需顺带提及的是:从日文史料看,第八届远东运动会(1927.8)的日方报道中,就有着异常军国主义式的表述——“我军名誉成为优胜国,获得了闪耀着菊花御纹的天皇杯。” 至1934年远东运动会的住手,也正与日本强力施压,欲令伪满洲国获取参赛资格亲切相关——今年,在天津举行的第十八届华北运动会开幕式上,400多名南开学校的啦啦队队员,在有“海怪”之称的队长,也是南开校父严修之孙严仁颖(1913-1953)的指挥下,突然用黑白色手旗打出“勿忘国耻、收复失地”八个大字,震撼全场。转日,日本驻华大使馆向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提出抗议,这也成为南开在抗战时代惨遭轰炸的缘故原由之一。

不外,若只将体育看作是服务现实政治、提升人心的手段,未免小觑了张伯苓的头脑深度。张伯苓在兴办南开时大力提倡的“以体育人”,源于其接受的现代教育与督教看法,现实兼有教育理念和社会革新两大意图,故南开学校在体育方面格外成绩卓著,允为天下冠冕。

张伯苓十三岁时考入北洋水师学堂,刚刚结业,未及登舰,即遭逢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淹没的败绩。他亲眼目睹“国帜三易”的大羞耻,中国士兵的虚弱,对张伯苓发生伟大的刺激。因此,南开教育始终切重体育,而且明确声明“强我种族,体育为先”。在南开校内,“教育里没有了体育,教育就不完全”“不熟悉体育的人,不应该做学校校长” 之说影响甚深。张伯苓本人善于体育运动,在执教严氏家馆之时,张伯苓实验将近代教育理念引入私塾,其中就含有体育教育的实验,包罗径赛、足球、哑铃、体操、台球等等。胡适誉之曰:“认可科学和体育在教育上的职位,在师生的配合砚习和娱乐中确立自由而民主的往来,在那时都是颇不寻常的试验。正是这些,标志了年轻的西席张伯苓,乃中国教育新哲学的创立者之一。” 从直接的教育效果来说,南开学生中运动健将甚多,其特点是德育、智育、体育平衡生长。如前文所提及的郭毓彬,50年代即在北师大被评为生物学系二级教授,南开院士校友中稀奇善于体育的也有很多人 。

张伯苓的体育教育理念,除旨在结实学生体魄外,还稀奇提出体育对人格的促进作用。张伯苓用“仁侠”翻译英文Sportsmanship,指出体育的基本在于互助、公正。南开学校体育主任章辑五(1891-1975)撰有《南开之运动》,并拟出数十条“仁侠”的详细尺度,对运动员、观众、裁判所应持有的体育道德,都有详尽规范。张伯苓称:“正当的失败比不正当的胜利,更有价值” 、“大凡有真才能者,必不愿用不正当之法以求胜人,如郭毓彬赛跑,纯恃其双足之力致胜。” 南开以“公能”为校训,体育则以篮球“五虎”最为著名,其竞技特点是善于团结互助,施展各人专长,故转战南北,不仅在海内所向披靡,还多次战胜外国球队。若检索张伯苓对“能”及“现代能力”的详细界说,可见其中内容呼应亲切,俨若翻版——借体育运动所到达的基本目的,是“医治中国人两种基本的偏差”,即“只有私的看法,没有公的看法”(公)和“不求提高,不求彻底”(能)。

明乎此,我们可以发现,“奥运三问”虽然有应对国难的特殊内在,而其中又与张伯苓的一向看法相内外,“尚武”以外,更有深长之意味在焉。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爱国三问”的操作指南

你爱中国吗?

你愿意中国好吗?

著名的“爱国三问”,近年已成为人所共知的热门话头。这三个问题,是张伯苓在1935年所提出的,其言若浅易,其意则深长。

明白张伯苓“三问”之深意,虽然应连系演讲语境:1935年7月,“何梅协定”杀青,河北主权损失,人心大乱。在昔时的南开学校始业式上,张伯苓作了题为《熟悉环境,起劲干去》的演讲,开出公、诚、起劲三条建议,作为应对国难的药方。熟悉张伯苓言论的读者都知道,张伯苓向来宣扬“傻不唧唧的干”“皮戆肉厚,脑子缓慢”,以历久老实的奋斗精神“抵抗猛扑而来的势力”,时人称“张伯苓是一个很简单的人,他不会效法同时代的高明人物的精明作法,但他实事求是且勤奋工作,在自己的事业上获得乐成”,这种气质也直接影响到南开的校风。

此篇讲演里,张伯苓频频以中国与外国(尤其是日本)对比,如“我们提高,人家提高得更快……有一点不如人,全局输了,自己的一切提高都没用了”“谈到起劲,我真信服日本人”等等,都体现出张伯苓善于以敌为师的特点。在举国危在旦夕的风潮下,否决日本侵略,提倡民族自强都无独有偶,但张伯苓的切入角度与通论往往差别。在第十八届华北运动会引发日方抗议后,张伯苓那句经典的“要更巧妙的憎恶”,除彰显其爱国情怀外,更足以折射张伯苓立足于实践的通达头脑和处事方略,皆绝非道学迂士之所及。

1927-1932年间,南开师生在东北至少进行了4次大规模实地考察,撰写了大量的观察报告、论文,所编写的《东北地理教本》(1932),充分运用南满铁路等中日文统计资料,允为那时研究东北问题之翘楚。曾任民国教育总长的南开校董范源濂(1875-1927)在演讲时也指出:“不应每年今日虚应故事的叫嚷一场,我们应当细致研究日本”,此类看法在南开人物中有着相当集中的显示。又如,张伯苓在上海大夏大学演讲《对于东北问题的感想》(1931),稀奇引述何廉(1895-1975)“统计抵制日货,共有九次,抵后又抵,买后又买,日本并没有亏损,中国商人又没有亏损,亏损的是中国消费者”的观察结论。何廉是南开经济研究所的创始人,以“中国化”的理念引领那时经济学研究民风,然其开展“国货研究”的同时,亦苏醒指出盲目狂热实起到相反的作用,这正是时人所以为的“真诚地探索寻找中国问题的中国解答” 。

张伯苓则是从另一常识性的角度睁开阐释的。在他看来,症结均在浅尝辄止与小我私家伶俐。用南开校训的套语来说,当是缺乏互助之“公”与做事之“能”。“爱国三问”正是针砭此病而发。在我们熟悉的“三问”之后,张伯苓如是说:

在国难正殷之际,捐弃偏见,以宽厚之善意待人,以对治那时国民愚、弱、贫、散、私之病,此方为张伯苓头脑的精髓所在。张伯苓治校,即高度重视“互助”的价值。1921年1月,南开学校因四周天花疫情停课,张伯苓约教职员及学生代表二十人,在北京香山慈幼院集会,议定“校务公然,责任分管,师生互助”十二字为南开未来目标。中文教员陈文波在《香山集会案之提要及我小我私家之感想》 纪录说:“试问学校之设施是否合乎国家之需要?对于学生之输入,是否合乎社会之需求?作育之人才,是否将来有转移习惯、刷新思潮、改良社会之能力?若曰不能,是自小视教育也。……若仅为小我私家增添知识技术而办教育,则教育神圣亦不足称矣。吾人……实具一改良社会之希望,因此次休课之暇,乃举行香山集会。”兴办教育、社会改良、救亡图存,在张伯苓的现实社会实践中也是相互呼应的,这应明白为“南开的真精神”。抚今追昔,张伯苓理念的价值依然彰显。

在抗战时代,张伯苓被选为国民参政会副议长、暂且主席、主席团主席,谈话不多,但以维持团结为务,确起到主要作用。后他主任考试院长,仍以“公能”为教,欲以此改良铨选民风,可见其看法之一向。张伯苓晚年介入政治,虽然深受失败,然溯其头脑之源,乃在于“爱国三问”中对互助的高度重视。若以香山集会的宗旨来说,则是伯苓的名言:“凡抱消极的,多半是不作事的人,真作事的人最容易有乐观” 。其得其失,一在于斯!

复观南开历史上几位主要的校友,也以善于互助著名。西南联大时代,南开气力虽弱,但依然维持“罗三校,兄弟列。为一体,如胶结。同艰难,共欢悦。团结竟,使命彻”,南开首届结业生梅贻琦(1889-1962)的作用相当主要。凡此,均可见伯苓教育之乐成。而所谓“三问”之价值,不在于问了哪些内容,着实于问了之后应该若何去“起劲干去”。

散点中的伯苓头脑

张伯苓是头脑家吗?

这个问题似乎一直存在些争议。确实,与蔡元培、胡适等更如雷贯耳的名字相比,张伯苓的学问素养与头脑体系性似均有不及。但在散点式的言论、演讲与制度设计中,我们可以看出一套“自外而内”的一套头脑:张伯苓的头脑价值,并不在于书斋中的学术论辩,而在于其实践履历异常厚实,又敏锐练达,故能将亲自体悟内化为系统头脑,又用极浅易生动的方式说明,以影响听众、门生——在南开老校友的回忆及访谈中,往往不约而同地将张伯苓称作头脑家,可见其实着实在的影响 。现代研究者试图整理张伯苓等实践家的头脑体系,近亦有新的功效,恰可相互呼应。

张伯苓演讲,经常喜欢连发“三问”,以此指导听众思绪,引出讲演焦点内容。张伯苓极善于演说,在那时动荡的历史背景下,“三问”极易震惊人心,引发共识。

你是中国人吗?——是

你爱中国吗?——爱

你愿意中国好吗?——愿意

不论是1935年照样2021年,这三个问题似乎都不会存在任何差别谜底。然而,若仅关注“三问”,而忽略“三问”之后的叙述,则无异于买椟还珠——张伯苓的后续议论与其毕生践履切合,并通过其培养出的大量南开校友、支持者,构成了一种在近代史上相当有影响的气力,其精神似乎仍在施展现实作用。用胡适的话说:“现在,这些似乎是普通无奇了,然则张伯苓实着实在地把这些理想的大部门融入学校的整体教育之中,这着实是他的伟大成就。”

张伯苓的语言艺术在于口谈,但他的演说音频至今仍未发现,这不可不说是一大遗憾。作为张伯苓的读者,我们应当注重,演说是一种差别于书面论文的特殊文体,其内容绝不能直接等同于演说者的所有头脑,其真实影响力则停留于谁人难以回复的“历史现场”,今存的书面文本只能部门展现演说的宗旨(且不少讲演稿由听者条记,未经讲者审订)。最显著者,章太炎(1869-1936)的演讲内容及白话文都相当精彩,但其在上海的系列讲演(1922),最初听者成百上千,最后不外几十人委曲旁听,效果之差可想而知;而胡适(1891-1962)的名声广播,与他善于演说,并经由抑扬顿挫的讲演训练也有相当的关系。对此,学界已有若干研究:王德威主编的哈佛版《新编现代中国文学史》,即看重演说的价值,指出“历史人物的演讲,经由留声机流传,酿成人人可以听到、感受到,然后体会、反映的一种陈述历程。这是文学生产的物质性(也包罗身体性)的一面。”张伯苓的言论演说,似也具有响应的史料价值,或能成为可资借鉴的文学-头脑遗产。在以往的研究中,校史往往被限定为“一校之史”甚至是“只有校友才关注的历史”,然这种较狭的视野实不足以曲尽学校作为学术文化机构的现实价值,仅以“大学校长”或“教育家”这一身份为张伯苓研究的切入点,在现有的学术视野下,实无益于深刻明白这位在近代史上颇富孝敬与传奇性的人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